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2.9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2.9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2。9章

  到了她家以后,吴小涵也终于允许我给她换鞋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给她换鞋,不过,之前看过魏麒的操作,我已经知道已经该怎么做了。

  我趴在地上,用嘴靠近那双白色小皮鞋的后跟,小心地把下面的牙齿咬到她的鞋底,上面的牙齿也只咬到鞋底和鞋面交界的边缘——这样,便不会弄脏她的鞋面了。

  叼住她的后跟,轻轻把皮鞋脱下来后,我感到一股热气扑面而来。

  这气息带着皮革的味道,也依稀有着吴小涵脚上酸酸的汗味,但还有着一丝清新的甜香。

  也许,那就是吴小涵的体香吧——女神的体香,就应该是这么甜美的。
  这气味让我彻底迷醉,一瞬间竟都忘了自己在为吴小涵换鞋。

  怪不得魏麒会被吴小涵的袜子迷醉得像被催眠了一样——这气味真的诱人到让人大脑一片空白,只想深深地吸嗅,贪婪地占有。

  让我有一丝遗憾的是,吴小涵脚上的因出汗而带来的酸臭其实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强烈;好在,有了那一丝只属于少女的馨香,和脚汗的味道混在一起后,气味被调和得美好到让人不能自拔。

  虽说之前就料到女神脚上的气味应该很棒,但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这沁人心脾的香蕴这么令我痴狂。

  还好,我剩下的理智及时地提醒自己,吴小涵还在等待我给她换鞋。

  我于是赶紧为她叼过拖鞋,让她把她的丝袜的小脚踩进去。

  穿上拖鞋后,吴小涵自顾自地走进了卧室,甚至没有低头看我一眼。

  我脱完衣服堆好,还是无法克制地又一次趴到吴小涵的鞋边。

  她鞋子里白色的皮质鞋垫已经被她穿得有些脏了,甚至在脚跟的位置有一点点磨破,露出了里面的灰色。

  那里面,该积攒了多少属于女神的芳香呀。

  我把鼻子对准鞋口,小心翼翼地不碰到她的鞋子,企图再享受一会儿那令人心醉的气味。

  只可惜,那气味似乎消散得很快,皮鞋里那种皮革本身的气味渐渐占据了上风。

  我听到吴小涵从卧室里走出来的脚步,才赶紧离开她的皮鞋,往沙发的方向跪爬。

  她拿着贞操锁的钥匙出来了:「呐,答应你的,给你开锁。」

  我跪在沙发面前之后,她轻轻握住我的贞操笼:「咦,你怎么又硬了?」
  「可……可能是刚才给你换鞋的缘故吧。」

  「好吧。就知道你还是这么喜欢我的脚。」

  她打开了锁,又用穿着拖鞋的脚夹住贞操锁的笼子,试图把它取下来。
  只是,已经勃起了的我,被她拖鞋的鞋底这么一接近,更是硬到了一点,笼子和卡环于是把我的肉棒卡得死死的,吴小涵花了不小的力气才算把贞操锁硬拽下来;防脱环上的那尖刺在这过程中都划得我生疼。

  我终于从牢笼中解脱了的阳根,一瞬间弹了起来,高高翘起。

  今天实在是太过幸福了——自从做了吴小涵的M后,今天不仅第一次舔到她的鞋底,还第一次解开了贞操锁。

  「知道学姐为什么要给你开锁吗?」大约是喝了不少酒的缘故,吴小涵说话时,脸还红着。

  「因为,我今天表现好,可以释放?」

  「释放?就你也配?做什么白日梦呢?」吴小涵哂笑道:「又不是没说过,作为我的M,你永远没资格高潮的。」

  「那就是因为……学姐你要想要虐它?」

  「真聪明!」吴小涵夸赞完,紧接着又说:「那么,小冬瓜,带着你的大鸡鸡爬到调教室里等我,好不好?」

  我只好点点头,忐忑不安地爬进调教室。

  而吴小涵慢慢走了进来,打开柜子,拿出一盒钉子和一把锤子来。

  看着那盒闪着寒光的铁钉,我知道,我的鸡鸡今晚惨了。

  她让我跪好到小桌子前,把鸡鸡搭到桌子上。

  自然,我依旧只能乖乖从命。

  而她没有磨蹭,很快就把钉子放到了我的龟头上面。

  钉尖轻轻压着我的龟头,让我又痒又疼,颇有点难受。

  这种难受并没有持续多久——她很快抄起锤子,重重地把钉子敲进了我的龟头。

  那钝痛比针刺的那种局部的疼痛感强烈许多;我咬紧牙没有惨叫出声,但还是猛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吴小涵又重重敲击了两下锤子,让钉子长驱直入,撕扯开我最敏感的部位,让我疼得猛烈颤抖起来。

  而最后几下击出龟头击入木板的敲击,似乎比之前钉子刚刚进入龟头时的敲击还要疼,我终于忍不住惨叫了出来。

  她呵斥道:「别乱叫。大晚上的,惊动到邻居多不好。」

  我这才稍稍忍住叫喊。

  而吴小涵像是对我没有半点同情一样,又拿来第二枚钉子。

  此刻,我的龟头还在撕裂地般剧痛着;充满恐慌的我用手遮住自己的龟头,乞求吴小涵:「能等一会儿再钉吗?我有点受不了。」

  吴小涵问我:「怎么了?太疼了受不了了呀?」

  「嗯嗯。」

  她低下头温柔地看着我:「那你是想让我停下来吗?」

  闻到她头发上的香气,我的心又被撩动,不想就这样认怂。

  可是,只是身体上的疼痛真的让我无法立刻接受下一枚钉子。

  我知道,就这样,我根本撑不下去。

  不如断了自己的退路。

  「小涵学姐,我知道我是个很糟糕的刑奴,忍不住疼。对不起。」

  她眼神里有点失落,有有一点点责怪:「所以呢?」

  我看到她的表情,下定决心不能辜负她:「所以,你绑住我或者把我手钉起来吧。那样,你就可以好好虐我了。」

  「啊?确定吗?钉起来,你就真的没法反抗了。」

  「嗯。小涵学姐,你钉吧。」我说完,自己把双手平放到了桌上。

  她没有客气,抄起钉子,钉尖对准我左手的虎口处,猛然一击。

  随着手上酸酸的一阵刺痛,钉子直接穿过我的手心,钉入了桌板。

  我疼得本能地想抽回那只手,可钉子已经将它牢牢钉住。

  吴小涵不理会我的呻吟,把另一只手也用同样的方式钉好。

  她摸摸我被钉住的手:「谢谢你咯,小冬瓜。那么,现在你就是学姐的盘中餐了喔。」

  于是,下一枚钉子就又瞄准了我的龟头。

  锤子在她手中轻盈地挥舞着——之所以说「轻盈」,是因为它带给我的剧痛实在太过沉重,相比之下,她施虐的双手是那么轻巧。

  猛击之下,钉子径直进入我的龟头,几乎连带着把我的泪腺都击垮,只是我强迫自己忍住,才没有哭出来。

  吴小涵重重敲了几下,让这枚钉子也直直钉穿龟头,牢牢钉到了木板上。
  在我粗重的喘气和断断续续的呻吟中,吴小涵很快又拿来第三枚钉子。
  剧痛中的我难以再接受这样连续的摧残,忍不住闭上了眼睛。

  很快,听到锤尖碰到钉子的清脆敲击声后,剧痛很快传来,让我咬着牙不敢喘气。

  穿入木板前的最后的一下敲击,大约是击打到了尿道——那一瞬的疼痛,像是抽击了我全身的神经的神经一样,我从头顶到脚尖都感到一阵冰冷的酸痛抽过,连膝盖也不由自主地弯下;而我的嗓子已经丝毫不听大脑的使唤,兀自发出尖利的惨叫,震动着整间调教室。

  「你有点吵哎,之前都喊你闭嘴了,你还不闭嘴,看来,学姐只能把你的嘴堵起来了。」

  说完,她开始用手脱下自己腿上那诱人的肉色丝袜。

  她用那勾人的纤指,将丝袜的最上端勾下来——那一点点的蕾丝边从她的裙子里露了出来,进而又呈露出她雪白的大腿。

  可是刚脱到一半,她又停下来,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,自语道:「哎,对噢,我忘了,你还没资格用我的袜子堵嘴呢。那就只好委屈你一下了,用抹布吧。」
  她捡起地上抹布,在我反应过来之前,便粗暴地将抹布塞到了我的嘴里。
  「好好表现吧,」她说道:「今天要是让我满意了,以后就给你用我的袜子堵嘴的资格噢。」

  然后,她拿过胶带,在我头上缠了好几圈,将我的嘴牢牢封住。

  放下胶带,吴小涵摸摸了我的脸,用一脸嘲讽的表情问我:「小冬瓜,现在你反抗不了,甚至连求饶都求不了了,喜欢吗?」

  我弱弱地点点头。

  「可是,学姐这么恶毒,一会儿忍不住,把你鸡鸡彻底虐废了,怎么办呀?」
  我想说:「学姐,求求你别。」可是我发不出声,只能摇摇头。

  「你是说你不怕吗?还是说你无所谓?不管了。既然这样,那学姐就继续了。」
  她抄起锤子,继续残虐我的龟头。

  很快,在我不止的呻吟和颤栗中,吴小涵用十四枚钉子将我的龟头钉得满满当当。

  大约是钉子还没有拔下,我并没有出多少血,仅仅是因为击穿了尿道的缘故,在尿道口有一点点血流出。

  我已经疼得眼前泛花,头脑也不太清楚了,可吴小涵依然没有放过我,又往我的的阴茎体里面开始钉钉子。

  粗粗的铁钉将我的海绵体生生穿透,钉在她的桌板上[ 1].

  海绵体被钉穿的刺痛虽然不如龟头那么强烈,但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每一枚钉子又都将我的肉向下扯拽,于是入钉的地方都稍稍凹陷下去。
  我可怜的鸡鸡,在它从贞操锁里解放的一小时内,就被当作一块烂肉一样,放在案板上,被钉子虐得千疮百孔。

  也许,和吴小涵再在一起几个月,它就要变成一坨真正意义的烂肉、甚至是肉酱了吧。

  我的海绵体又挨了十二枚钉子后,吴小涵才终于觉得有些疲累。

  她站起身,看着眼泪汪汪的我,说道:「好累呀,要不今天就给你钉这么多吧。我看你也是真的受不了了。」

  我感激地点点头——比起她之前虐魏麒的时候,这次钉的钉子确实不算多。
  要是吴小涵此刻愿意解开我被堵住的嘴,我一定会用尽所有感谢的词语。
  吴小涵满意地欣赏了一番后,说道:「我出去休息一会儿,再进来跟你拔钉子哈,你乖乖的。」

  我只能乖乖地点点头,目送着吴小涵走出调教室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